探访商飞

Part One

时间:3月1日星期五
地点:上海市闵行区德宏路2698号
  来自上飞公司培训中心的来回老师来到我们学校,讲述大飞机的故事,带我们走近“永不放弃”的企业文化。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在他的讲述中,我们了解了世界商用航空的发展历史,了解了众多企业的变迁以及如今商飞面临的“AB”(Airbus&Boeing)格局,也了解了中国商飞期待的“ABC”的世界格局。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在商飞的工作不是“一张报纸,一杯茶,一个下午,一米阳光”的轻松油水肥差,而是晚上12点下班,早上6点上班,一月36小时加班,几百个小时不回家,几十个日夜在科研一线不停歇地工作的奋斗。
  我们还了解了中国大型飞机研制的曲折经历,知道了运十飞机的坎坷过程,了解了商飞人四处打工维持生计的艰难,让我们更加体会到C919成功的不易。
  除了“大飞机”的知识,来回老师还向我们介绍了作为学生如何正确看待学习和压力的方法,分享了他应对压力的方法。

Part Two

时间:3月8日星期五
地点:上海浦东新区上飞路919号
  下午,我们从学校出发,来到上飞公司,参观运十和C919的总装生产线

参观运十

  上飞始建于1950年,成功研制了我国自行设计、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四发喷气式客机运十,所以我们到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参观运十。
  
  运十飞机从1972年开始研制,02架机在1980年9月26日首飞,是第一架国产喷气式旅机,不同于平时对飞机的远观,当真正靠近飞机的引擎时,才感受到它的巨大。在登上飞机后,我发现其内部设计与现在的飞机十分相似,丝毫感觉不到这是一架有40年前的飞机。

!   在驾驶舱与同学合影
### 参观C919的总装生产线   汽车从大门进入,一路向前,一栋栋建筑被甩到身后,上飞的大姐姐向我们介绍了各类建筑的用途以及在上飞的分布,终于我们最终到达了C919的总装生产线。   在这里,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了飞机的生产方式和生产线中不同的人员的分工,让我对飞机的生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C919的荣耀与商飞人的奋斗是密不可分的。参观完生产线,工会的刘维历和我们分享了“荣耀”背后的故事,以“沟通式”的演讲方式,让我们明白了商飞人在C919的研制过程中的挫折与挑战,在得知我们即将步入高三,即将面对人生的转折点后,她翻出当年的笔记本和错题本,专门拿到现场和我们分享,交流学习得经验,让我收获许多。   这次的经历让我感受到了中国人在大型飞机研制过程的付出的心血,作为新时代的学生,我们应当继承和发扬前辈的不怕吃苦的精神,为祖国的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
阅读全文 »

是科学主义与科学精神矛盾吗?

读《叩响命运的门》第13章有感

  在这个社会的发展中,科学第一生产力的体现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社会的财富的增长依赖于科技的发展,然而,在回顾科学的历史时,很多人往往将目光放在中世纪以后,却常常忽略了在这之前的科学的发展。人们常常指责一些行为违反科学精神,却很少注意到科学精神也是在变化的,而科学精神的不断变化正是在科学主义的推动下进行的。古罗马的克劳迪亚斯-盖伦通过解剖各类动物的尸体试图以此类推出人类的结构,我们当然要承认他的贡献,但同时也要指出的是,正是因为当时的宗教影响,解剖人类尸体是被严格禁止的,这导致人们无法认识到人类身体与其他生物的不同。所幸,有一些人违背了这一点,偷偷进行人体尸体解剖,终于认识到了之前盖伦的理论中的许多错误之处。有些人会说,他们违背的并非科学精神,而是宗教思想,科学精神并不认为解剖人的尸体是错误的。其实不然,科学作为一种认识世界的实践方法,在当时就表现为宗教思想。
  但其实不仅科学是这样,在许多方面都是这样,人们往往受限于认知,对那些与世俗伦理向违背的事物表示反对,对于罗马帝国而言,基督教一开始违背人们的认知的,对基督教是仇恨的,但在逐渐的变化之中,基督教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国教。许多崇尚科学的人会认为处在宗教控制下的中世纪是黑暗的,但这是在我们如今的看法,当时的人们信仰基督,以《圣经》作为权威。
  回望过去,如今的我们看待旧中国也是黑暗的,对待文革也常常持批判态度,这其实就是由于文化背景的不同所造成的,而科学精神就是这文化背景中的重要部分。与其说人们是在认同科学精神,不如说人们是在认同或被迫认同那些对文化有影响力的权威的看法。
  牛顿与戈特弗里德·莱布尼茨关于微积分的争论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牛顿作为英国皇家学会会长,通过手段,借皇家学会之名,大肆宣扬莱布尼茨剽窃他所发明的流数法(现称微积分),由于牛顿的崇高地位,皇室排挤他,只能在不受重视的角落度过余生。而其实莱布尼茨和牛顿是各自独立发明出微积分的,他所创造的符号我们至今仍在使用。
在基督教成为国教之前,古罗马宗教是权威,在人们对人体结构的进一步了解前,盖伦是权威,在牛顿与莱布尼茨中,牛顿是权威……如今,许多人把所谓的科学精神当做权威,仇视,排挤那些试图挑战权威的人或行为,并给这些崇尚真理的行为一个名字,科学主义。
其实,对立的不是科学精神与科学主义,而是权威与那些挑战者。当挑战失败时,是对科学精神的违背,当挑战成功时,则科学精神发生改变。
  还记得《高铁,请等一等你的人民》吗?

阅读全文 »

  想自己有一个博客想了很久了,折腾了好久终于完成了啊!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