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之前在春季学期上的作业,我正好直接拿出来之前自己写的一篇文章做了分析,现在更新上来。

New and Old

More and more technology is appearing. They changed the world greatly. For example, human’s head circumference is increasing in recent years (Grossman, Richard 1304). One guess is that because of the increasing usage of caesarean, the pelvis shape of women will not affect the newborn’s head circumference and thus those who have large head could also birth (Fischer, Barbara, and Philipp Mitteroecker 5658).

阅读全文 »

  这个想法很早就有,但是一直拖着没有写,幸亏我加入了一个写小说的活动,于是在截止日期的要求下写完了,初稿为英文,希望我能在国庆改完并翻译成中文。在10月9日凌晨翻译了中文并做了修改。
  2021年2月3日及5日做了一些修改。
  2021年在春季学期的课上拿出英语版做了一部分修改,并加了一部分分析
  因为看到有同学把自己写的传到网文网站了心里想着反正已经写了不如也传上去的心态传了上去,各位不妨捧个场

中文

  刘夕知道,从现在起他只能依靠自己了。他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人造子宫隐藏起来。

阅读全文 »

一、实践背景

  2020年5月31日,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载人龙飞船示范2号成功发射,标志着美国在数年后重新具有了载人航天的能力。引发热议的是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商业机构身份与“猎鹰”“星箭”“星链”等该公司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再次将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带回到人们眼前。

  同时,在中国近现代史纲的课上,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近现代史,我们要前往中共一大、二大会址进行实践参观学习,但是由于中共一大、二大会址在进行维修,我前往了上海茂名路毛泽东旧居进行了实践参观学习。我在2020年11月28日从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思源门离开学校,骑自行车前往轨道交通5号线的东川路站,经由1号线与12号线到南京西路站,步行前往上海茂名路毛泽东旧居。从地下回到地表,百年前的老建筑,钢筋混凝土房屋与玻璃幕墙同时出现在眼前,反映出了中国近现代的多次变革的成就。

阅读全文 »

不管各方如何看待这场选举,有一点是各方都认可的,即特朗普的支持者数量没有减少。这次选举中双方并不是以从对方手中获取摇摆的选民作为目标,而是将获取之前没有参与选举的选民作为了目标。这也就使得拜登在普选票上的获胜(特朗普所称的选举作弊主要体现在摇摆州的少数几十万张票,不会涉及拜登普选票超过特朗普这一事)并不意味着将大量原本特朗普的支持者变为自己的支持者,也很难说特朗普的支持者的支持拜登的倾向会有增加。


1900年以后各次大选的选民人数,来自维基百科

选举的这种情况并非是二位候选人的有意为之,而是源于美国民众在众多观点的巨大分歧导致的,偏向中间所获得的选民远比不上更加极端政策激发出的潜在选民,所以他们自然选择了获取更多选民的方式。

团结美国需要让众多那些不支持拜登,支持特朗普的人变为支持拜登。可是,拜登为了吸引这些民众所提出的模仿特朗普的政策总比不上特朗普的政策,在未能让特朗普支持者增加拜登倾向的情况下怎么能够转变他们的支持对象呢?

如果民众在各种议题上的观点不能够有着较为一致的意见,继续保持着这种巨大的割裂,拜登以及任何总统都不能够团结美国。

阅读全文 »

第一期选择排序: https://wznmickey.com/2020/selection-sort/

视频版:
Bilibili: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t4y1U7SR/

文字版:
水中气泡有大有小,
上升速度也有快有慢,
比较相邻的2个气泡,
就可以明白哪个先到水面。
同样的,
我们也可以比较相邻的2个数字,
从而排序。
大家好,这里是静谈算法,
我是静静。
你在看的是排序算法的第二期,冒泡排序与排序的稳定性。

阅读全文 »

一开始是在自己的短博 https://sb.wznmickey.com 上的,想了想这里也发吧。

  中国在过去的几乎100%计划经济中逐步加入了市场经济,一些分不清的人就会将一些市场行为视为计划的产物(通常是一些不好的行为),将一些计划主导的行为视为市场主导的行为。
  我现在是不怎么认同市场的,市场的衡量手段只有金钱,其他的任何都被金钱量化,很显然会导致对金钱的崇拜。什么文化人性都是表象。允许多样的度量标准,开辟多条跑道,可以避免了绝对的度量标准。资源竞争在不同领域中展开。当然,不同跑道上的人无法衡量,当资源不充足的时候时不同领域的资源分配就会有矛盾,不存在市场中的绝对的名为金钱的比较尺。可能只有机器的发展能解决这一问题,毕竟机器没有人权。也许以后我不会这么认为,但至少现在我是这样认为的。
  关于言论自由我一直的看法都是这样的:内容在某平台能否出现的结果其实和政治正确没什么关系。如果该平台内有支持此种观点的势力存在,就可以出现,如果遗憾地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支持你的言论,就不能出现在这个平台上。当然一些势力可能是跨平台的,可能为了自己的目的支持一些内容,然后马上禁止内容,挑起事端。

  刚才的看完NASA火星车发射的直播后写的,把自己一些想法打了出来。
  就事实来讲,斗鱼之类的直播平台正常直播,B站(哔哩哔哩弹幕网)的一些直播被掐掉了。这就是B站自己的行为,和许多其他的行为(如屏蔽一些内容)一样是企业的商业行为或是管理员的个人行为,非说是计划的内容,干什么?
  这些年一些部门一直在背锅,一些企业的行为全被认为是他们的行为,还有一些谣言中的行为,自己不如愿的全部有了目标。这也不满意那也不满意,我看“缸中之脑”蛮好的,可以私人定制,省的因为他人的行为受损。

  甲:我看D不好啊。
  乙:C和E蛮近的,一起处理了吧。
  丙:前半部分字母都不许出现了。
  丁:英文字母全禁了。
  戊:用外国文字是民族不自信,所有非中文全部不允许。
  己:禁止文字!

阅读全文 »